乐评人评价张敬轩 他们眼中的张敬轩与你错过的惊艳 - 个性世界网

有态度的娱乐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八卦 > 内地

乐评人评价张敬轩 他们眼中的张敬轩与你错过的惊艳

2017-06-07 23:48:23  |  来源:个性世界网  |  编辑:  |  我要分享:
当一位恐高的歌者在空中弹着竖琴,真想给“此曲只应天上有”换一个主语。 说起现在内地知名度最高的粤语歌手,很多人心中第一个想到的是陈医生。 当年他的《明年今日》红遍香港,唱片公司为了开发内地市场,给他把这首曲子填了普通话的词再唱一遍。 从此,人人都会“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几乎是同...

当一位恐高的歌者在空中弹着竖琴,真想给“此曲只应天上有”换一个主语。

说起现在内地知名度最高的粤语歌手,很多人心中第一个想到的是陈医生。

当年他的《明年今日》红遍香港,唱片公司为了开发内地市场,给他把这首曲子填了普通话的词再唱一遍。

  

从此,人人都会“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位广州歌手因为一首《断点》红遍内地,街头巷尾都能听到他细腻、深情的演唱。

  

那是大多数人记忆里,这个名叫“张敬轩”的男孩儿的,第一次爆红吧。

人们期待着,听到他的下一首、下下一首国语金曲。

然而,星途斗转,几年后人们发现,他的专辑从国语,过渡到国粤混合,直到变成纯粹的粤语专辑。

  

在他这条不寻常的音乐道路起点前,有一段悠长的粤语音乐“光辉岁月”。

那时候,人们将粤语音乐以偏概全地称为“港乐”。一首首贯穿在卡带、电视剧和电影中的歌曲,曾经给内地贫瘠的音乐土壤带来不少滋养。

港乐的起点很高,在全亚洲曾一度处于统治地位。其影响力从张国荣对东亚地区的全面吸引上,便可见一斑。

  

而东方之珠这座城,又因历史、地缘与文化的积淀,让外来者的融入显得不那么容易。

所以我们大概可以想象,一个初出茅庐的广州男孩儿,在十多年前,逆流而上的艰难。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造化弄人,为了追逐一段看似不太明朗的未来,张敬轩放弃了一个他已经略有成就的市场。

用他两年前那场演唱会的主题讲,大概就是LIVE IN PASSION吧。

  

十年前,张敬轩以一首《笑忘书》红遍香港。

同样的题目,林夕写过,王菲唱过,早已是国语歌中的经典。

这首歌的词作者林若宁在初入行时,会抱有“如果不写情歌,便会担心没有人再找我写歌”的心态,但在为Hins写完这首《笑忘书》后,他开始意识到:“写歌词并不是纯粹为了生存才去写,而是真的有一些题材想写。”

  

就这样,亟待改变的林若宁和被米兰·昆德拉激发灵感的张敬轩,联手为粤语歌坛增添了一首金曲。

也是借这首歌,张敬轩把自己介绍给了香港乐坛,并被视为港乐的新生力量。

  

对于这张同名专辑,内地媒体的评价是:

这张专辑中除了保留了张敬轩一贯擅长的R&B风格,更多是以简单质朴作为专辑制作的出发点,试图将听众带回到80年代的香港乐坛。专辑曲风多元化,全面展现了张敬轩扎实的唱功,可以看出了张敬轩摆了很多诚意在里面,在唱片中倾诉了他在香港的心情和感触。

  

半年多后的2007年,张敬轩的粤语专辑《酷爱》发行,其中的《酷爱》一曲获得2007年度“十大劲歌金曲”和“十大中文金曲”。

这首歌动感十足,大概是内地听众熟悉张敬轩的第一首粤语歌。

同时人们也了解到,Hins不仅会唱慢歌、抒情歌,也能驾驭活力十足的舞曲。他的音乐人形象变得更加丰满。

  

对于这张专辑的其他作品,媒体有此评价:

接力主打《迷失表参道》玩起了电子迷幻乐,当开篇的第一个音符响起,弦乐和电子乐紧随而至,妩媚的提琴加上率性的节奏,配合的天衣无缝,氤氲迷幻。张敬轩在演绎这首歌曲时,采用呵气如兰式发音,配合着摇曳生姿的音乐,着实养耳。

  

在香港乐坛,张敬轩从暂露头角,到站稳脚跟,只用了两张专辑的时间。

后来,Hins有越来越多的作品留在了乐迷的心中。

这把温暖熨帖的嗓音总是柔和地安慰着你,又冷静地点破了什么…

  

他对音乐的执著有目共睹,纵使坚守与品位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他也始终昂首挺胸,如孩童般赤诚。

为了达到内心的极高标准,他可以在录音时把一句歌词唱数十遍,也可以在音乐会上克服自己的恐高症…

  

著名作曲家、音乐制作人邓伟标,在听过Hins的《Stop The Time》管弦乐版本后,形容其声音“似天籁般美妙”,还称他的音乐制作理念为“最值得提倡的音乐追求”。

那些年,在Hins的录音室运营期间,广州的夜空里时常回荡着无比精准的乐音。

  

2012年,著名乐评人何言在其著作《夜话港乐》中,毫不掩饰对张敬轩的喜爱:

“外形瘦弱,声音纤细,有时候甚至让人觉得气若游丝,但有时候却能爆发惊人力量,十分澎湃。”

写给Hins的章节,名为“张敬轩《Urban Emotions》:欲说还休,不吐不快”。

  

接下来,在那间了不起的录音室里,诞生了一张美轮美奂的檀粉色唱片《Pink Dahlia》。这大概是Hins职业生涯中,一抹浸渍了岁月的,芬香。

  

那时,他处在事业的又一个转折点。对于Hins前一个华彩的十年,乐评人李重言甚至如此慨叹:

  

那一年,张敬轩32岁。尝过赞美与批判,尝过成功与挫败,他心中不变的,是感恩。

  

就是这样一个低调地追逐着梦想与完美的歌者,被微博著名乐评人@耳帝盛赞为许志安、苏永康的2.0版本。

  

来到新东家,张敬轩从舞台剧上,认识到自己身为从业者的一份责任:自己原创的作品才最能表达自己的心意。

于是有了广受好评的专辑《Morph》。其中,张敬轩作曲、黄伟文作词的《青春常驻》,像一枚深海中沉寂许久的炸弹,一经撩动,便把听众的泪腺摧毁地一塌糊涂。

  

这位大眼睛长睫毛、手指纤长、气息惊人的歌者,有两个灵魂。

一个是喜欢收藏旧物、喜欢养花品茶的老人家;另一个是搞怪调皮,喜欢动画片和玩具的小孩子。

他会在舞台上翻唱几十年前的粤语老歌,也会在新EP《Vibes》中加入最新潮、最国际化的元素。

  

在一度喧哗浮夸的音乐界,他如局外人一般不谙世事。尤其是在娱乐产业发展得热火朝天的内地,没有与才华匹配的名气,这大概就是人们替张敬轩可惜的原因。

但或许,对于一位听现场甚至比放CD还震撼人心的歌者而言,这并非憾事。

  

最后,让我们拿出标题上那被辜负的词藻:惊艳。

答应我,去听一听,去看一看,2011年港乐X张敬轩交响音乐会上,一曲从天而降的竖琴弹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