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对毛主席的评价 白岩松是怎么评价毛主席 - 个性世界网

有态度的娱乐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八卦 > 香港

白岩松对毛主席的评价 白岩松是怎么评价毛主席

2017-06-08 00:19:21  |  来源:个性世界网  |  编辑:  |  我要分享:
白岩松出生在内蒙古的北部的小城海拉尔,1985年17岁的白岩松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担任编辑、记者。在这里,白岩松结识了现在的妻子朱宏钧。 那是1990年8月的一个午后,天空飘着雾一样的雨丝,白岩松撑着伞从单位出来,沿着林阴小道往外走,突然,他...

白岩松出生在内蒙古的北部的小城海拉尔,1985年17岁的白岩松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担任编辑、记者。在这里,白岩松结识了现在的妻子朱宏钧。

那是1990年8月的一个午后,天空飘着雾一样的雨丝,白岩松撑着伞从单位出来,沿着林阴小道往外走,突然,他的眼睛定格在前面的一幅画面上:一个风摆杨柳般的女孩撑着一把花伞,袅袅婷婷地往单位走。白岩松目送着她走进办公楼。第二天,白岩松从同事那里得知,昨天雨中巧遇的美丽女孩叫朱宏钧,来自江南水乡镇江,从北京一所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到电台来做编辑。

1990年9月下旬,举世瞩目的第11届亚运会在北京举行,白岩松和朱宏钧同时被派往现场采访。工作上的合作让他们很快熟悉起来。亚运会临近尾声,一天,白岩松和朱宏钧一直忙到晚上11点才完成工作,这时已经没有回城的公交车了。白岩松用工作证做抵押,租了一辆自行车,载着朱宏钧往回赶。当白岩松满头大汗地载着朱宏钧来到宿舍楼下时,不远处飘来烤红薯的清香,令两个年轻人顿感饥肠辘辘。白岩松拉着朱宏钧往小摊走去,花一块钱买了两个烤红薯,递一个给朱宏钧:“对不起,我只能请你吃烤红薯。”朱宏钧要上楼了,白岩松鼓足勇气,认真地对她说:“小朱,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你就成了我放不下的牵挂。”朱宏钧慌乱地看了白岩松一眼,没有回答,转身往楼上跑去…

幸福家庭:永远的财富

成名后,压力接踵而至。因为观众的期望值太高,白岩松不敢出丝毫差错。别看他主持节目时侃侃而谈、镇定自若,其实,他的两条腿一直在不停地颤抖,节目结束后,脊背上和手心里全是汗。每次大型直播,白岩松都非常紧张,整夜整夜地睡不着,食欲不振,人明显消瘦。直播节目做完后,没有出差错,白岩松又兴奋得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长年精神紧张和高负荷的工作,加上多愁善感的性格,使白岩松比常人有更多的烦恼和忧愁,这让朱宏钧十分担忧,因为丈夫的同行有不少人患上了不同程度的抑郁症。为了让丈夫快乐起来,华灯初上时,朱宏钧经常开着车,带丈夫沿着中央电视台附近的昆玉河慢慢滑行。清凉的河风,霓虹闪烁的夜景,市井中人忙碌的生活画面,让白岩松紧张的神经渐渐得到了放松。

在家里,朱宏钧也尽量为白岩松营造一种轻松氛围。她做饭时,有意让丈夫帮她择菜、洗菜,让他给自己递个碗、拿个勺什么的,以转移白岩松的注意力。她还让儿子小巴蒂缠着白岩松,一会儿要下棋,一会儿要搭积木,父子俩的欢声笑语满屋子飘荡……

白岩松是怎么评价毛主席:

人们都说,中视主持人白岩松是“名嘴”,我认为这位“名嘴”其实是个“歪嘴”。他的“嘴向右歪”。在不少场合专为中外资本家阶级代言、说话。看了2月6日,“新京报”介绍白岩松着为主持人的主张,使我对他的这一看法更加深了一层。

他说,“我觉得40岁要给自己一个新的目标,不能停留在‘说人话、关注人、像个人,’我想起码我们评论部……不能再原地踏步,因此我给自己提出了12个字,叫做‘捍卫常识、建设理性、寻找信仰。”

白岩松所谓“捍卫常识”,一开始就把攻击的矛头指向毛泽东时代。他说,“我们曾经有过颠覆常识的时代,比如说一亩土地能产多少粮食?……居然在一个荒唐的年代里,报纸上能登出放卫星一亩产多少的天文数字”。毛泽东时代,不是象“歪嘴”白岩松所污蔑的是荒唐的年代,而是辉煌的时代。白先生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用形而上学的方法,即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鼠目寸光,或者有意识加以歪曲,误导不明真相的人。毛泽东时代,人们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无私奉献,辛勤劳动,创造了许多人间奇迹。粮食生产有了大幅度提高,自力更生造出飞机、大炮、坦克、汽车、搞成功了“两弹一星”,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毛泽东时代,为我们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白岩松所谓“建设理性”,其实就是老美的“普世价值”。正如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所说的:“这个理性的王国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理想化的王国;永恒的正义在资产阶级的司法中得到实现;平等归结为法律面前资产阶级的平等;被宣布为最主要的人权之一是资产阶级的所有权;而理性的国家,卢梭的社会契约在实践中表现为而且只能表现为资产阶级的民主共和国”。白岩松所谓理性,就是贩卖资产阶级一套价值观,进行狡辩,攻击革命。他说:“革命很难理性,大家想象一下,文化大革命,多么的疯狂,理性几乎无处藏身。再比如法国大革命,革命者非理性的,甚至很残暴。”要用阶级斗争的观点看待革命。列宁指出:“革命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暴力打碎陈旧的政治上层建筑。”革命是被压迫被剥削阶级推翻压迫阶级剥削阶级的正义行动。当然啦,确实没有资产阶级理性可言。这叫革命有理。白岩松攻击革命是他的反动政治立场的反映。文化大革命如毛主席所指出的,“就是斗争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主要任务,绝不是目的,目的是解决世界观问题,挖掉修正主义根子问题”。就是解决无产阶级世界观与资产阶级世界观斗争问题,是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因而,资产阶级理性无处藏身是大好事。至于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则是一次比较彻底的革命,对待反革命进行镇压是非常必要的,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白岩松说,“现在个人崇拜比过去减弱”。在这里,他念念不忘攻击毛泽东时代。人民群众热爱革命领袖毛主席,是因为毛主席始终为人民的利益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是千真万确的。人民领袖人民爱,是值得称道的。白岩松诋毁所谓个人崇拜,是为修正主义张目,为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岂有它哉!

白岩松所谓“寻找信仰”,是个幌子。从他攻击“共产主义是个鸟托邦”,完全可以看出,他的所谓“信仰”,就是为资本家阶级代言,鼓吹,当说客,完全实现西方、老美的“普世价值”的美梦——颠覆科学社会主义,覆辟资本主义。他说:“在建筑民主的过程中需要各方的理性。”一句话道出他的天机——“资产阶级的理想化的王国”。